F1匈牙利站赛后:法拉利又犯低级错误比诺托还在

阅读  ·  发布日期 2022-08-04 11:52  ·  admin

  虽然勒克莱尔在易守难攻的匈牙利赛道仅能以第3顺位起跑,但他在开赛后即展现极大的企图心且频频对杆位车手拉塞尔施压,经过长时间的对峙后,勒克莱尔于使用第二套中性胎的第31圈成功超越拉塞尔取得领先。

  不过红牛车队在不久后的第39圈主动启动第二次进站,让从第10顺位一路往前推进的维斯塔潘尽可能地对领先集团造成威胁,使红军在1圈后召回领先的勒克莱尔,并在需使用不同配方胎的压力下换用耐久度最高、但抓地力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发挥的硬胎。

  结果这个决定让勒克莱尔很快的受到维斯塔潘的威胁且在未能作出足够对应下让出第三名,虽然维斯塔潘之后发生失误而让勒克莱尔兵不血刃的要回位置,但维斯塔潘于第45圈重振旗鼓后再度超车扬长而去;在勒克莱尔的状况持续未见改善,甚至还在第54圈被拉塞尔超车下,红军虽决定召回勒克莱尔第三度进站转用塞恩斯先一步使用且获得效果的软胎,但为时已晚。

  最终只能拿下第六名,积分差距进一步被维斯塔潘拉开到3场大赛的80分的勒克莱尔在赛后难掩失望:「我在使用中性胎时感觉相当好,所以我们必须搞懂为何会做出转用硬胎的决定;当时我已经掌握局势,而且尽可能地延长轮胎寿命,但我却听到我们要换硬胎,我实在搞不懂为何会有相异的决定。」

  「我的整体速度不错,但大家只会记得我在比赛后段使用硬胎时的惨况,我在这次进站时不仅损失20秒的作业时间,也因此损失5到6圈构筑优势的机会,应该拿到的冠军就是这样没拿到的。」

  想当然的,红军领队比诺托辩护了这项决策,并用采取一停战术的ALPINE车队,以及塞恩斯在赛程尾声被汉密尔顿超车作为例子:「因此我们设想以正确的方式使用硬胎应能让我们在最后阶段获得优势,但事与愿违;我们的策略在本赛季里有时收到不错的效果,有时不然,我们会妥善分析问题所在。」

  塞恩斯也表示他们在决赛并没有太多优势:「我们的单圈速度从周五的领先1秒变成今天的落后0.5秒,所以维斯塔潘不仅在策略上击败我们,速度上也击败我们,汉密尔顿使用软胎时的圈速也能证明这点。」

  「如果我们有周五的速度,包下前两名自然不成问题,但我们今天的每一圈都相当挣扎,只能拿下第四名我一点都不感到讶异。」

  雪上加霜的是奔驰车队再度以双颁奖台完赛,让他们与红军的差距正式缩减至一场大赛内,来虎直播娱乐软件在竞争红利即将消耗殆尽下,红军如果继续在细节上出错,不仅年度冠军已渐行渐远,甚至连能否保住亚军都会有问题。

  本文章由易车号作者提供,易车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易车立场,如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